很開心你的到來,IG頻道已開放登錄了。
匯集你所喜歡的社群動態
試著將你喜愛的動態加入關注吧...
相關推薦 : 熱門關注
忘了跳舞的熊的文字遊戲 瀏覽人次 : 63 add收藏 前往 RSS 詳細瀏覽
忘了跳舞的熊的文字遊戲
頻道 : RSS頻道
類別 : 視聽娛樂
瀏覽人次 : 63
add收藏
My word, My work, My world.
前往 RSS 詳細瀏覽
你是此專頁頻道維運人員,不希望被收錄動態,請告知我們 取消收錄
【己亥春聯】之【豐收】  
【己亥春聯】之【豐收】
 
人真的是很容易被制約的動物,小時候物質缺乏,過年的味道,就是食物,每當母親在廚房忙進忙出,竈跤又傳來,陣陣炊粿的芳味,我就能感到,濃濃過年的氣息~
 
再長大些,雀猴囝仔過年就是放鞭炮,從金魚火花進化到水鴛鴦,老鼠炮再進化到沖天炮,那時還沒有一盒一盒的煙火,大龍炮算是最高境界,一兩層樓的火花,齊咚隆咚嗆咚嗆,煙硝味,就是過年。
 
長大之後,雖然小時候那些事也沒少,但過年的連結,又有了新的進展,從抾紅點、拍批喜、十八豆一直到麻雀lí仔,年味從嗅覺變成聽覺上的聲聲吆喝,十八啦BG啦,一索二索聽三索此起彼落。
 
然後,然後然後然後⋯⋯
 
開始自己寫春聯之後,我都是用奇異墨水,寫在亮亮的蠟光紙上,然後再用金漆筆勾邊,金光閃閃正是喜氣洋洋,墨水揮發出來的味道,意外的變成我下意識裡,年味的連結,啊多麼怪的領悟,那味道聞多了,其實有點想吐。
 
唱片市場的改變,也確實影響了年味,有人因為政府補助的年度期限,有人為了要拼年度金曲獎,全部擠在國曆年前發片,於是新舊曆年間,變成了打歌的高峰期,不只通告有業配,貼文都能置入,新歌播一曲,林檎插一刀,我不是你想的遐爾曖昧,月亮經過真愛的所在,果然天地重生,歌聲滿天下,鬧熱滾滾。
 
這個現象據說是為了趕上金曲三十,所以無論台語華語發片量都紫爆,我也憑這個福氣,寫了不少歌,算是豐收的一年,希望這樣的榮景,不要被各地天天冒出來那些oo‑lóo‑bo̍k‑tsè的事影響,可以持續下去。
 
新的一年,讓我們繼續掖種,骨力食栗,年年大豐收。
【己亥掛錢】之【豐收】
(繼續閱讀...)
另開連結前往 RSS 網站
分享社群:
【心肝插一刀】之【摻】  
  
來聊聊「摻」這個字。
 
先撇開語言,單以漢字論,摻這字應該不是最古老的字,我們可以發現,在很多地方,摻跟參,有著類似的意思,是後來因為需要,才將參跟提手旁形聲成摻,用來表示摻雜混合等意思。
 
在台語裡,「摻」有兩個發音,一聲讀tsham,一般都解釋成加入,混入的意思,用我的語感再稍微細一點的說明,我覺得,將量小的東西加入量多的東西時,通常都可以用摻,像做菜要摻鹽摻味素,而黑咖啡就是無摻糖的咖啡。
 
另一個音是第三聲tshàm,其實也是加入的意思,兩個用法很像但不同,我認為第三聲比較偏重混合,比如說針織,兩種顏色的毛線打出一條圍巾,我們可以說是「tshàm色」,這裡要注意,雖然「tshàm」是第三聲,但組成「tshàm色」一詞時,得變調成第二聲。
 
甜的話攏嘛摻毒藥,如果摻唱成第一聲「tsham」,那樣的畫面根本就是在「下藥」,實在太掉漆了,雖然符合糞埽男主角的設定,可是這個糞埽能假鑽石,他肯定是有手腕的。
 
所以必須唱成第三聲「tshàm」,這就有一種長期計畫的感覺,原來這人過去每一句甜言蜜語,都夾雜了陰謀混入了毒藥,慢慢累積發病才知道受騙上當,當「摻」第三聲隨後變調變成第二聲「慘」,那個力道才夠咬牙切齒,你聽黃妃唱得多過癮。
 
我的感想是,原來禁歌真的很難寫,真的啦,大家真的要好好愛惜台灣,要珍惜言論自由的社會,哪一天不能想說什麼就說什麼,那不只創作人,也不只心肝插一刀,肯定所有人都要萬箭穿心了!
 
 
《我若是黃倩倩》→ 第二站《心肝插一刀》微電影 + MV
(繼續閱讀...)
另開連結前往 RSS 網站
分享社群:
關於台語歌詞之台語用字的摸索  
兩格我的書架
 
長久以來,文字就是約定俗成的一件事,倉頡老師有一天抬頭看天,靈機一動便開口唱了:我要抓住那紅紅的太陽,讓它在龜甲上放光芒。於是象形的發明了【☉】這個字,之後世世代代傳唱,有好事者因為各種奇奇怪怪的原因,做了各種奇奇怪怪的改編翻唱,最後把它寫成最後把它寫成這副德性【日】,結果你OK我OK,大家都OK,既然大家都OK,那麼,太陽從此變成長方形的也不奇怪,這就是約定俗成歡喜甘願。
我就碰過,同班同學談戀愛不敢被學校發現,不想被同學知道,可是忍不住愛你在心口難開,所以下課時間便在黑板上畫土符仔,疑~你看男生明明是鬼畫符,但女生一看就臉紅心跳,肉紋笑目睭降,嬌嗔暗罵死鬼討厭人家不來了⋯⋯因為,因為,因為那些符號他們有約定,他們之間沒有秘密彼此很透明,只不過魯蛇你袂了解。
關於台語用字問題,一直有很多聲音,即便在過去沒有網路時代,都有很多討論,辯論,爭論,無他,就是因為當時沒有一套標準,沒有官方協調統合,所以所有專家鑽研後,依據各自做的學問,出書編字典,闡述自己的看法,我光台語字典辭典就有三四十本,雖說有些內容各有堅持,但其實相同意見的部分依然佔了大多數。
儘管寫了五百首台語詞,台語用字,我個人一直是保持著使用者與學習者的態度,在沒有足夠資訊的時代,參考前人的寫法,直至今日,仍受教於許多更專注研究的專家學者網友,這陣子因為不少我寫的台語詞正在打歌,我也趁此機會,把我學到的一些用字貼文說明,網上看到一些不同的迴響,才想說,得再找個時間聊聊,結果今天的臉書回顧,便跳出了舊年今日的貼文。(https://goo.gl/7i45aE)
曾經有台語歌手出片,因為用字稍有考究,宣傳顯然溢美,結果內容瞧來依然有許多問題,這讓我覺得很感慨,其實早在1990年,陳明章下午的一齣戲就開始這樣做了,那才是先驅,所以我也一直傾向於身體力行不必嚷嚷,而且許多過去被訓詁出來的字,經過幾年也會有新的見解,包括當今教育部台語辭典的內容,都仍有不少地方有歧議,必須不斷的增補修訂,正如文初所述,語言文字,本來就會隨時間改變,有正確的心態比大聲嚷嚷實際多了。
 
更何況,流行歌的用字跟文學上的用字,其實有著功能上的不同,有看過讀過歌仔冊的朋友,應該就有發現,比如說話的「講」在歌仔冊裡,常常被寫成「廣」,我猜其原因,就是「講」這個字,在台語中有講話的kóng,跟開講的káng兩種發音,這類同字異讀例子很多,除了破音字,比如彰泉音,比如文白,包括地方腔調,文學是視覺,字寫對了,意思就到了,但是歌詞是聽覺,需要配合旋律,需要講究押韻,當作者希望這字被唸成kóng時,寫成廣更利於正確發音,這也是有很多朋友強力支持台語拼音的原因,因為能夠更精準的將腔調與語氣表現出來。
我自己也常常感到歹勢見笑轉生氣,氣我自己講台語寫台語歌,但是,半世紀被華語教育洗腦的寫作思維,反應真的不夠快,同樣內容寫一篇台文,得比華文多花三到五倍的時間,寫台語詞問題不大,因為一首歌一百頂多兩百三百個字的工程,往往得花一個禮拜到十天,我可以也必須字斟句酌,但是工作之外,休閒之餘,寫一篇臉書貼文,大多三十到五十分鐘就必須完成,若要拖拖沙沙的寫,等到寫好說不定時效都已經過了,而且我發現,這種華文書寫慣性也不只我一個,許多跟我頂下歲的台語人,都有此現象。
另外一件事,我算是「資深」台語詞人(真討厭,資深二字最近好像變成髒話了😂),但很多時候,我採用考究過的用字,到了唱片公司,老闆主事者會以「這個字歌迷看不懂」「這樣的字幕伴唱公司不肯買」為理由,讓作詞人不得不更動用字,所以在此,還是得拜請閱聽大眾音朋樂友多多支持,我們可以百分之百的確定,寫詞的人都對文字有所偏好,都喜歡探討文字裡的學問,所以,一定也都願意採用更正確的字來創作,來描述自己的感情,只有支持的聲音夠多,作詞人才能跟老闆話趴拉更。
困境已久,問題很多,但這幾年,支持者也越來越多,最後一句,就邀請許富凱來作收尾, ♫~希望你的愛~擱再予我力量!
 
(繼續閱讀...)
另開連結前往 RSS 網站
分享社群:
【臉書搬文】之【下午的一齣戲】  
下午的一齣戲(陳明章)
 
(20180125臉書貼文)
那年,1990,我因友善的狗進了滾石唱片製作部,以一個半路出家的新人姿態,在健康活潑的公司同仁之間摸索,設想自己該如何在一票大內高手裡,殺出一條血路存活下來。
 
進公司的前三天,因為完全菜鳥沒有什麼任務,於是我一個部門一個部門去拜訪,跟每個同事自我介紹,然後詢問他們大概的工作內容,互相認識。
 
有個部門特別有趣,是負責滾石雜誌的企劃組,因為之前我就曾以讀者的身份寫信給他們,所以聊起來都有印象,在我去拜碼頭的前一年,他們剛做完《抓狂歌》,那不只是滾石的一件大事,也是台灣樂壇的大事。
 
也因為我身在製作部,所以對於公司正在進行的案子多有了解,我知道緊接著,有包括林強向前走、陳明章下午的一齣戲、鄭進一青春悲喜曲三張台語專輯,會在年底發行。
 
凡此種種,加上我走訪同事的過程裡發現,公司裡,有很多音樂人,很多音樂高手,很多企劃人,很多企劃高手,很多媒體人,很多媒體高手,幾乎每一個位單位,都藏著龍臥著虎,但是,等一下,公司也有很多台語人,但似乎,沒有所謂的「台語高手」。
 
大概就是這些感覺加在一起,讓我覺得,有一個機會佔一個缺,我講台語沒問題,但我不知道其學問在哪,於是我到處去找可以加強台語能力,包括書寫與論述等等的老師。
 
運氣很好,不久之後,便在一份台語通訊小刊物上發現,洪惟仁老師開課,報名資格很簡單,只要用台語寫一封自我介紹信,跟學習的動機即可,洪老師被我的信逗笑了,也很快回信讓我去上課。
 
學校沒有教我,我的台語,是這樣開始學習的,從八音反法,四十五字母音,學習查彙音寶鑑開始,一步步,跟著洪老師慢慢入門然後自學,至今28載,愈學愈感概。
 
從事流行音樂工作,我很清楚企宣那一套手路,如何造勢宣傳吹捧自家歌手,那一類文字,真真假假我也寫過不少。
 
陳明章下午的一齣戲專輯的內頁文案,就已經請洪惟仁老師,用經過考究的台語正字,那是1990年12月的事。
 
我的印象中,那時反而沒有大聲嚷嚷,說這是多麼偉大的創舉,多麼偉大的使命,時隔二十多年,教育部頒布的建議用字,已經是人人懂得查詢的網路時代,反倒是很多唱片宣傳文字,說得好像絕無僅有多偉大儼然台語正字推手,結果還是錯誤連篇。
 
將近三十年前出現的「新台語歌」這名詞,三十年後,誰真正的創作出什麼多新的台語音樂?很多人喜歡說:為什麼台語歌一定怎樣怎樣,我就是要來做怎樣怎樣的台語歌,說得很容易,但是依我觀察,那樣說的人,很多只是因為,台語歌聽的太少。
 
當然不能說沒有真正的創新,但真的沒那麼多,沒那麼熱血,大部分專輯,還是在抄襲與跟風的世道中,汲汲營營的掙生活,包括華語亦然。
 
我自己都作企宣,我並不排斥宣傳,也知道宣傳難免有的誇大,只不過,要膨風好歹拿隻水雞來膨風,肉少至少還能孝孤,不要搞個蟾蜍,一旦料理不當,可是會毒死人的。
 
近年來,章仔老師幾乎已經不再多說什麼,只是繼續堅持著自己的意志,做自己想做的音樂,老耄耄的民謠,誰嫌棄過?我曾寫過一個句子形容他的演出,「歌者自由自在,聽者大愉大快」,這叫經典。
 
名氣很好,有名氣可以省力很多,但是無論如何,實力還是得展現出來,作品還是得交出來,只靠名氣寫歌,只靠名氣賣音樂,粉絲可能還迷你,但內行人終究會把你唾棄。
(繼續閱讀...)
另開連結前往 RSS 網站
分享社群:
【遺忘之城】之【迷失者】  
【遺忘之城】2018數位EP(IPAY BUYCI‭ )
 
【迷失者】泰雅族語版
 詞曲:Ipay Buyici  編曲:黃雨勳
有時候還頗希望,這城市,從此被人遺忘。
這個地方,一直被賦予承擔不起的期待,人們總是希望它能有美麗的景觀,和善的人群,便利的交通,便宜的消費,我們希望他空氣新鮮,花木扶疏,家家緊鄰學校,緊鄰市場,走幾步就能到車站、到醫院,有夠大的公園,有夠多的停車場,有快速道路、有輕軌、有腳踏車道、有行人慢跑的林蔭之外,還要,有機場。
它必須代表整個國家,代表所有人民,他必須代表繁榮,代表文化,代表經濟,代表媒體,也必須代表知識份子所有能想像的所有可能,且不惜瞧不起其他城市,以彰顯它被賦予的意識形態。
於是,大家都迷失了。
人們從網路,從媒體,從記憶,從幻想,從古往今來,從世界各地窺探到的,想擁有的,都想在這個城市裡被實現,然缺乏審美的素養,卻奢求美麗的市容,反射性的與人對立,又盼望和樂的社會,享受民主,卻崇拜獨裁,勤於辯論,卻疏於思考⋯⋯人們都害怕自己被遺忘,都害怕城市被遺忘,急於出名,急於表態,急於曝光,急於累積人氣,殊不知⋯⋯
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
或許我們,都需要一個先知,一個長老,一個智者給我們啟示,為我們指點迷津。
【迷失者】詞曲:依拜維吉 編曲:黃雨勳
 
  我們急著擁有 沒想過理由
  我們都太縱容 卻無法負荷
  馴化的溫柔 跌入萬鏡宮
  努力的背著你我 各自的牢寵
  我們都是追求 自由的倖存者
  情願長途跋涉 拒絕假灑脫
  總是有一種痛 掐著我的脆弱
  愈追求 愈加速落空
 
  迷失始終虛構快樂
  分裂的軟弱卻喋喋不休
  夢晦澀真理太荒謬
  能有多少選擇
 
  迷失依舊將我看透
  野心勃勃卻拋不掉枷鎖
  窘迫的軀殼像泡沫
  天亮後慢慢癒合
 (天亮逃回避難所)
(繼續閱讀...)
另開連結前往 RSS 網站
分享社群:
【傳統攢便便】之【情歌十三行】 「傳」便便拜拜組
這個影片已經好多年,當時可紅了,要創意夠創意,要打屁夠打屁,真的非常網路,現在再看依然精彩,然後如果你再深入體會一下,這把虛擬商品用類似新聞播報的方式演出,有棚內有外景有主播有現場,其實我當初寫「七仔」的手法也很類似,難怪我那麼喜歡。
不過那個「傳便便」字寫錯了,說來這個台語字,一直有很多狀況,包括很多台語歌,都常常不知道這字怎麼寫,我自己就出過包。
早在1997年染色的頭鬃歌詞中,我就寫了“純情歌阮有傳”這樣的句子,我想要表達的,就是「準備」的意思,但因為當時沒學到,所以連KTV字幕都錯用了「傳」這個字,真是對不起。
染色的頭鬃/明日之星許富凱
因為許富凱喜歡這首歌,所以在有機會替他寫歌時,我便設想了一首,延續染色的頭鬃主角,那種癡情男子的純情曲,最後完成了情歌十三行,也成了我的編號第八百首歌,再次用到這個字時,我已經學會怎麼寫,不過寫出來,還是有些人不懂,所以得解釋一下。
影片中的「傳便便」,應該是這個「攢」字, 華語注音ㄘㄨㄢˊ,是拼湊、聚合的意思,台語唸tshuân,解作張羅、準備之意,漢字的原意是通的。
而這個「傳」字,台語唸做thuân(音似ㄊㄨㄢˊ),雖然還有其他唸法,但並沒有tshuân(ㄔㄨㄢˊ)這樣的發音,應該是受華語的影響,讓很多人誤唸了,比如台語「傳統」一詞,就常常聽人說錯,請到這裡再確認一次,以後別再說錯了!
攢,tshuân(ㄘㄨㄢˊ)
傳,thuân(ㄊㄨㄢˊ)
情歌十三行,是內行還是外行,到底行不行,跟十三行博物館有沒有什麼關係,好的,下午繼續大掃除,就播這首來聽,忙完有空,再來來聊聊歌背後的故事。
 
點圖連結聽發音
(繼續閱讀...)
另開連結前往 RSS 網站
分享社群:
【作詞人筆記】之【關於情歌的解讀】  
文香、文夏伉儷
 
情歌百百款,因為「愛」可以用任何形式存在,而事實上,大多數的愛情,生食的蜜月期一過,接下來便是漫長且平淡的柴米油鹽,就像那個初一十五吃素的廣告一樣淡定,得靠智慧在綿長的日子裡,醃漬出生活的滋味。
 
不要以為電影連續劇裡,那種動不動就欲仙欲死,好不好就你死我活的情節很容易,其實說穿了,那就跟劇中每個女主角睡覺時都不卸妝一樣離譜,世上真的沒有那麼多重鹹的愛情故事,可以讓人寫成狗血的情歌,唱到心狂火著,哭倒在露濕台階。
 
問題是自古至今,愛情不但釀成酒,而且釀很久,情歌不止迷死人,而且寫了幾千年,直到今天,情歌不死,而且沒有凋零,甚至愈冷愈開花,愈熱愈出名。
 
所以你想寫歌,肯定會碰上情歌,肯定得寫情歌,肯定必須寫情歌,肯定必須懂得寫情歌,肯定必須很會寫情歌,當你是個死阿宅苦無對象,或者捉襟見肘的戀愛經驗,已經灌水解壓縮寫過千百遍,這時候,用擬人化的手法寫情歌,是個不錯的替代役,要知道假想敵虛擬歸虛擬,但是效果很可以,精彩無比。
 
別傻了,不可能每寫一首情歌就去談一場戀愛,那會死人的。
 
由是,情歌裡的戀人,除了可以是阿貓阿狗等人物,也可以是貓啊狗啊等寵物,可以是花花草草等植物,甚至,可能是土地,可能是家國,可能是歷史、地理、社會、自然、生活與倫理、公民與道德。
 
「有美麗的腰身,但沒有過人的頭腦,我們天天擁抱,卻又天天爭吵」,你以爲我在寫情人,其實顧左右而言他,我是在寫我的吉他。
 
反過來說,有些比較冷硬尖酸的題目,若是隱藏成情歌,不只有暖化效果,一體兩面一歌兩吃,更能增加觸及率,一個閱聽人,只需把情歌的對象顛倒想,模擬出各種不同的轉換,絕對可以增加無限聆聽的樂趣。
 
而說到底,當一首歌寫完發表了,寫歌的人要講什麼,也絕對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聽歌的人,你聽到了什麼,一旦寫歌的人,把歌說死了,聆聽的樂趣就被侷限了。
 
當然了,比最重要更重要的是,歌,到底好不好聽。
 
 
PS:照片是2018年11月11日,在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舉辦的「台灣歌謠音樂祭.草地音樂會」,演出前,文香老師攙扶文夏老師去廁所的背影,我在遠方看到,按下手機時,感動得眼淚差點掉下來。
(繼續閱讀...)
另開連結前往 RSS 網站
分享社群:
806T< 無人聽有的歌 >by 黃妃  
【無人聽有的歌】作曲:方文良 填詞:武雄
 
 
 一直飛 一直飛 一直飛向足遠足遠變色的山 
 一直揣 一直揣 一直走揣夢中追過彼條情歌 
 自古早時代流傳彼呢出名 輕輕鬆鬆愈唱愈大聲
 是什麼時陣開始發生變化 造成了漸漸無人聽有的運命
 明月千里外 失落的傳說有幾綴
 陣陣狼煙敢擱有人 會曉解釋 共翻做歌名
 我夢中 猶原夢見 這條無聲的情歌
 有感動 煞無人聽 夜夜唱甲著青驚
 你若是 也有想起 這條無聲的情歌
 將故事 講予人聽 心肝一定也會痛 會痛
 無名的歌 無眠的我 多情的人攏唱一段
 唱予人聽 唱予大聲 唱予咱大家來做伴
 無名的歌 無眠的我 多情的歌聲繼續湠
 唱予人聽 唱予大聲 唱予伊傳到千里外
 我的夢 夜夜夢見 這條無聲的情歌
 一句句 唱予大聲 知音一定會增加
 你若是 也有想起 這條無聲的情歌
 將故事 講予人聽 就是表示你愛我 愛我
 多情的歌 多情的我 多情的人攏唱一段
 唱予大聲 唱予人聽 唱予咱大家來做伴
 多情的歌 多情的我 多情的歌聲繼續湠
 唱予大聲 唱予人聽 唱予伊傳到千里外
 作曲:方文良
 填詞:武雄
 演唱:黃妃(我若是黃倩倩)
 編曲:陳歆儒
 製作:方文良
 發行:米樂士(20181228)
(繼續閱讀...)
另開連結前往 RSS 網站
分享社群:
805K< 顛倒歌 >by 黃妃 【顛倒歌】作曲:方文良 填詞:武雄
 
 想對你唱首顛倒歌 當河裡石頭爬上坡
 坡上面長滿星星開出花朵 每一朵都有話想說
  
 也請你唱首顛倒歌 說你的心裡沒有我
 每一次見到我都皺著眉頭 從來不想與我牽手
  
  
 有話就 說 快點說 儘管說
 說你 沒有我 日子多快活
  
 就像我 從不記得 你曾愛我 
 所以才如此快樂 一點都不寂寞 忍不住要唱歌~
 
(唱這首歌 唱這首歌 唱這首顛倒歌)
  
  
 想對你唱首顛倒歌 說見到你我就難過
 多希望此時此刻馬上分手 永遠都不要再回頭
 
 多希望從今以後直到永久 你不要緊緊抱著我
 
 
 作曲:方文良
 填詞:武雄
 演唱:黃妃(我若是黃倩倩)
 編曲:洪信傑
 製作:方文良
 發行:米樂士(20181228)
 
印象中,我學會曉的第一首顛倒歌,到今歌詞攏還會記得,我暗唸一擺予恁聽:
倒唱歌兒順唱歌,河裡石頭爬上坡
我打弟弟門前過,看見弟弟搖外婆
滿天月亮一顆星,千萬將軍一個兵
從來不說顛倒話,聾子聽了笑盈盈
其實毋但華語有顛倒歌爾爾,真濟無仝的語言,攏有這類的歌謠,論真講來,「顛倒講話」「說反話」這層代誌,應該是所有人的通病,千萬毋通譬相查某人的話愛顛倒聽,其實查埔人賰一支喙,更加是口嫌體正直,總講一句,人類的進化擱有真濟欠點,莫怪世界歪膏揤斜。
這種感覺,現代人面對社會各種現象,一點仔都袂生份,天無照甲子,人無照天理,會當講是隨時攏會出現的感慨,毋信你凊彩揀一台電視台看半點鐘久,就會開始詈講:天地顛倒反.......
 
想欲寫顛倒歌這個題目蓋久矣,關於寫歌的想法,有當時仔是,想法出來了,但是揣無適合的案,無適合的歌手,無適合的旋律,會使將歌詞編入去,就愛一直望啊望等啊等。
...
另開連結前往 RSS 網站
分享社群:
804T< 月娘敢會知 >by 黃妃  
【月娘敢會知】作曲:陳世娟 填詞:武雄
 
 
 一輪月照入房 擾亂昨暝的樓窗
 一個思念的人 醒來已經毋知走佗藏
 月色茫茫 凌亂 親像迷路的人行入無尾巷
 目箍紅紅 沈重 規暗悶悶恬恬心情袂輕鬆
 只有 月娘啊 月娘啊 一暝撥雲偷看
 一個伴 兩個伴 三更風吹煙華
 月娘啊 月娘啊 月娘敢會知啦
 一個無眠的人 為伊心咧痛
 一輪月照入房 擾亂英暗的樓窗
 一個思念的人 醒來已經毋知走佗藏
 醒來繼續為伊想一工
 
  
 
 
 作曲:陳世娟
 填詞:武雄
 演唱:黃妃(我若是黃倩倩)
 編曲:謝佳旺
 製作:方文良
 發行:米樂士(20181228)
(繼續閱讀...)
另開連結前往 RSS 網站
分享社群:
803T< 心肝插一刀 >by 黃妃  
【心肝插一刀】作曲:方文良 填詞:武雄
 
 
 愛將我的我的 心肝插一刀 借問你的你的 良心藏佇佗
 明明糞埽糞埽 假做鑽石 你害我每暗目屎車咧倒
 
 這條愛情路 到底為啥緣故 行規晡 猶原袂當 行到愛河
 傷到心 欲去佗割肉來糊 你連真心嘛袂癮照顧 攏提提去哺
 
*一條恐怖恐怖 彎彎的情路 沿路風雨風雨 捎咧一直落
 過去山盟海誓 喙角全波 甜的話攏嘛摻毒藥
 
 愛將我的我的 心肝插一刀 借問你的你的 良心藏佇佗
 實在可惡可惡 天落紅雨 你害我每暗目屎車咧倒
 
 
 阿妃,事到如今,我無來向你說明,也已經袂使哩囉!
 妳知影,我一直,攏是真心咧愛妳,猶毋過,咱攏心內有數,
 若擱再勉強,只有加添咱兩人的痛苦,妳講是不是呢?
 阿妃,再會吧,阿妃~請妳莫擱愛我,莫擱想我,莫擱等我!
 阿妃……
 這條愛情路 愛甲糊裡糊塗 到如今 愛毋著人 心狂火著
 薄情郎 就可比鬼怪妖魔 我的目睭 是予啥糊到 攏毋知覺悟
 
  
 
 
 作曲:方文良
 填詞:武雄
 演唱:黃妃(我若是黃倩倩)
 編曲:陳飛午
 口白:許志豪
 製作:方文良
 發行:米樂士(20181228)
那天跟文良討論,他舉了「我的心裡只有你沒有他」這首老歌的歌詞跟我說:為什麼現在反而寫不出「只怪我當時沒有把你留下,對著你把心來挖」這麼痛快的句子?
 
為什麼?
 
其實,我自己也曾有過類似的疑問,比如苦海女神龍,當初不管是邱蘭芬、方瑞娥、西卿,為什麼一個女歌手,可以堂而皇之的唱著「我不是好娘子,我就是女妖精」,且依然能在那個保守的時代裡走紅,為什麼?
...
另開連結前往 RSS 網站
分享社群:
802T< Kiss進行曲 >by 黃妃  
【Kiss進行曲】作曲:方文良 填詞:武雄
 
 
(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預備唱~)
 戀愛時代 自由自在 想著心內笑咪咪
 有緣的人啊 相招欲來去 散步公園邊
 男男女女 雙雙對對 綿綿情話講一暝
 天星咧閃爍 一再咧暗示 愛的滋味
 甜蜜kiss一下 滿面紅吱吱
 甜蜜kiss兩下 我嘛真佮意
 吵吵鬧鬧 歡歡喜喜 情歌唱甲分袂開
 這就是愛情 這就是快樂 我上愛你
(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戀愛時代 天大地大 人人攏愛心頭定
 有情的人啊 歡喜來約會 散步到海岸
 恩恩愛愛 來來去去 彎彎情路做陣行
 月娘來做伴 海風來唱出 愛的心聲
 甜蜜kiss一下 歹勢攑頭看
 甜蜜kiss兩下 較贏用咒誓
 鬧鬧熱熱 輕輕鬆鬆 情歌一人唱一段
 這就是愛情 這就是快樂 你上愛我
(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Kiss答數)
 牽手 約會 散步 踅街
 司奶 偷笑 Kiss 攬腰
 戀愛時代 無緣無故 雄雄感覺面燒燒
 有心的人啊 夢中的思慕 攏找無解藥
 安安靜靜 思思念念 夜夜等待新娘轎
 望伊相照顧 陪阮來行過 愛的小路
*甜蜜kiss一下 心內咧偷笑
 甜蜜kiss兩下 我嘛真疼惜
 溫溫暖暖 永永遠遠 雙手攬著你的腰
 這就是愛情 這就是快樂 喲咿喲咿喲
 
  
 
 
 作曲:方文良
 填詞:武雄
 演唱:黃妃(我若是黃倩倩)
...
另開連結前往 RSS 網站
分享社群:
801T< 慢慢飛 >by 官靈芝 【慢慢飛】作曲:吳永吉+郭人豪 填詞:武雄
 
 
 Fly Away 慢慢起飛 Fly Fly Away 慢慢起飛
 飛過黃昏去走揣 走揣古早時代彼條街
 Fly Away 慢慢起飛 Fly Fly Away 慢慢起飛
 飛到天邊看詳細 咱的故鄉原來這美麗
 陣陣涼風 輕輕吹過 吹過田園 吹過土地
 懷念的歌 心內的話 思念有外濟 感動就外濟
 Fly Away 慢慢走揣 Fly Fly Away 慢慢走揣
 揣回青春的身世 揣到囝仔時代彼條溪
 Fly Away 慢慢走揣 Fly Fly Away 慢慢走揣
 期待面前的一切 總有一日會當再相會
 茫茫天地 生生世世 甲咱做伴 為咱鼓勵
 思念的人 感謝的話 期待再相會 請你慢慢飛
 
 
 作曲:吳永吉+郭人豪
 填詞:武雄
 演唱:官靈芝(爵好)
 製作:吳永吉
 發行:滾石唱片(20181205)
絕對相信世上有天才這種人,別的不說,我自己就認識兩個,在語言方面,有著異於常人的天賦。
 
第一個是齊豫,他是我見過,學習各種語言特別厲害的人,多年以前,有一次在錄音室相遇聊天,他分析示範了各種語言的不同特色,還用新加坡腔唸了Whoever Finds This, I ...
另開連結前往 RSS 網站
分享社群:
800T< 情歌十三行 >by 許富凱  
【情歌十三行】 作曲:洪敬堯 填詞:武雄
 
 
 將你攬絚絚 牽手入阮夢
 期待永遠來做伴 無你袂習慣
 望你來成全 歌聲為你攢
 情話所講每一字 真心攏相仝
 一句我願意 今生就價值
 有你做伙過情關 情路最浪漫
 相愛無簡單 愛你無設限
 但願牽手毋願放 愈愛愈燦爛
 戀戀情歌十三行 句句攏是我的心願
 請你接受阮的愛 大聲對你來放送 較緊來予阮夢
 戀戀情歌十三行 句句愈唱是愈溫暖
 希望佮你配成雙 結髮一世人 愛你到永遠
 無論千年抑萬年 愛你一世人
  
 作曲:洪敬堯
 填詞:武雄
 演唱:許富凱(我毋是你想的遐爾快樂)
 編曲:洪敬堯
 製作:張三
 發行:(20181205)
明天西洋情人節,今天十三號,我在十三行博物館,要來說說情歌十三行,其實,這些事情,彼此之間,可以說都沒有關係,也可以說都有關係。
 
人類對時間一直有迷思,明明生年不滿百,卻常懷千歲憂,常夢千歲夢,雙雙對對,萬年富貴,5201314,我愛你不只一生一世,甚至希望千秋萬世,直到永遠拖長音~
 
XXXXXXXXXX
 
故事,之前說過,是從染色的頭鬃而來,當初寫歌的時候,腦袋浮現一個當兵的弟兄,某次放假回來,整個人變了樣,之後,就失神失神,無魂附體親像稻草人,無他,談戀愛了,依照投入的程度看來,是初戀,出操的裝備裡,有個袋子,整齊的收納著每一封情書,還編了號。
 
歌詞說,「戀夢夢到今暗,十三個月過五工」,有朋友問到,為什麼計算日子,台語字寫成「工」,我以前上課就問過,農業社會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所以農家通常把一天,說成「一日」,而工商社會以一個工作天為一日,所以會說「一工」,老師給我的答案我很喜歡。
 
「十三個月過五工」,而不用一年一個多月,原本是不太看好過熱的初戀,埋了十三號星期五的隱憂,後來又聽到一個說法,13不吉利,其實是西方的迷信,以漢字而言,吉利兩個字筆畫加起來,剛好是13劃呢多吉利,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很喜歡一個純情的人,陷入熱戀中的煎熬時,苦苦計算著時間的畫面。
 
XXXXXXXXXX
 
情人之間的遊戲,不管玫瑰花送幾朵,不管巧克力送幾顆,所有無聊透頂的事,只要牽涉的愛情,都能被合理化,所以海枯石爛,所以海誓山盟,所以海海人生,但願長醉不願醒,與爾同銷萬古愁,一旦愛情發酵釀成酒,就一點科學概念也沒有。
 
...
另開連結前往 RSS 網站
分享社群:
799T< 我毋是你想的遐爾快樂 >by 許富凱 【我毋是你想的遐爾快樂】
 作曲:游鴻明 填詞:武雄
 
 
 鬧熱的城市 寂寞倚佇窗仔邊
 外面足繁華 心拍開是稀微
 一個人面對 所有的期待
 欲揣誰討論 欲揣誰支持 欲揣誰安排
 凌亂的心事 一直掩崁在心內
 愛你的心情 你敢欲聽看覓
 因為真重要 所以講三遍(擺)
 希望你感受 希望你體會 希望你了解
 我毋是你想的遐爾快樂
 想來真歹勢 煞來予你失望
 當初咱的夢 講過的約束
 會當為你做的 我一定會盡量
 我毋是你想的遐爾快樂
 我嘛真感謝 感謝你的祝福
 雖然世間事 難免有阻礙會受傷
 有你的鼓勵 我就充滿力量
 我毋是你想的
 我毋是你想的遐爾快樂
 我嘛真拍拚 一直毋敢失約
 無論這條路 有偌濟寂寞
 會當有你愛過 就是我的幸福
 我毋是你想的遐爾快樂
 我嘛真感謝 感謝你的體諒
 面對咱的夢 一切盡在不言中
 希望你繼續 閣再予我力量
 希望你的愛 閣再予我力量
  
 作曲:游鴻明
 填詞:武雄
 演唱:許富凱(我毋是你想的遐爾快樂)
 編曲:蔡科俊
 製作:張三
 發行:時代創藝(20181228)
最後兩天的半夜,富凱公司那邊傳來訊息:「那這首的歌名,台語用哪個漢字比較好?」
這是這段時間以來第N次類似的對話,「也有資料說是這個字,那要用哪個字?」「用那個字如果會被誤讀,那要用哪個字?」,負責這案子的年輕人,不只好學好問,甚至有著比我還堅強的毅力,他想要把所有可能可以講究的事,都好好地講究。
我清楚地想起,入行不久我第一次當了企劃,在那時代,因為前置工作大多手工人力曠日費時,所以發片前總是戰戰兢兢分秒必爭,相關人員得到印刷廠盯著,一有閃失就可能延遲發片,之後骨牌效應造成的影響非常恐怖。
...
另開連結前往 RSS 網站
分享社群:
【羅文裕的社會大學】之【貴人】 所謂發片文是這樣的:唱片公司歌手或製作人,在開案時熱情邀稿,最後把自己的作品收錄進專輯,等發行後,我們用作詞人的身份寫篇感想順便用力推薦一下,不只可以自我吹捧,也算報答知遇之恩,一舉兩得。
但是這張,不是這種狀況,那天在羅文裕臉書上看到下面這個詞,儘管回頭搜尋,一定能找到,但無論如何,我一定要自己親手把字Key下來:
【貴人】羅文裕詞曲 編曲:蔡侑良 弦樂編曲:羅恩妮
 
 水清澈而蜿蜒 倒映著我的臉
 輕輕洗去沾染臉上灰塵 孤獨的街燈陪我在撐
 
 手磨出一層繭 心磨成繡花針 為理想拼命何嘗不能忍
 寧願做一個有故事的人 也不願留下一絲絲悔恨
 
 幾番風雨浮沈 慶幸有貴人
 伸出援手拉著我 別戀棧苦悶
 走過了流淚谷 淚水往心裡吞
 敬一杯月光 再往下一城
 
 命運難免殘忍 賜給我傷痕
 親手改寫這劇本 傷何須多問
 就算沒有掌聲 也學會了感恩
 某天也會是別人的 貴人
 
是的,我在他臉書上留了話,因為被觸動了,整個詞,有失意,有詩意,不只有血有淚,呃~甚至,還政治正確,多誠懇的文字。
 
 
流行音樂是個很矛盾的行業,所有流行音樂,絕大大大部分,都在服務年輕人,甚至比年輕人更年輕的年輕人,自己入行近三十年,越寫越發現,自己已經沒有什麼新歌可聽了,因為很少人會以老人家的情感、生活、價值、去思考去創作,偶有一些覺得還不錯聽的歌,說穿了其實都是在想當年,都是回憶,都是Those were the days......此時此刻活在台灣,聽台灣的流行歌的,超過五十歲以上的人,再被流行音樂安慰到的機會真的不多。
 
過了幾天,羅文裕傳了個私訊,說他有個專輯新歌發表會,都是圈內朋友,備有酒水與媽媽的手藝小吃,看我有沒有時間去熱鬧一下。
 
就衝著這首詞(那時還沒聽到歌),我答應了,我想知道,這樣他要用什麼方式去呈現,像我的樣的人有感的文字,我想知道他其他的歌,都在講些什麼。
 
整個過程俏皮輕鬆一如羅文裕的個性,幾首作品我都頗合我的偏好,跟荒山亮的華台語對唱,詞曲咬合清楚音樂與演唱都是高標以上,我特別留意貴人,聽完後建恆還請作詞娃娃聊了一下,果然在流行音樂圈內闖蕩過的人,都在自己遇到貴人,與當別人的貴人這題,有著深刻的感受。
 
專輯名稱叫做社會大學,這些年,年輕人在台灣的社會闖蕩的起起伏伏點點滴滴,都在裡面了,要清純有清純,要心疼有心疼,要耍狠有耍狠,要誠懇有誠懇。
 
唱完歌,幾個不是圈內的朋友過來打招呼,原來是羅文裕教會裡的人。
 
圈內熟人很多,結束後,聊完天,我踏出後場穿過台大校園,要走去停車場,甫過冬至的天空,傳來陣陣溼冷的空氣,社會可能是一所大學,但是我們的社會,有時候卻弱智得像一所幼稚園,有時候,又陰暗的像一座鬼魅森林,而我總是慶幸,在自己周圍,還常常能看到看到年輕一輩的人,努力的打拼著。
 
...
另開連結前往 RSS 網站
分享社群:
【2018歲末筆記】之【三十年】 連結閱讀:用三十年驗證一個經典( 王小峰)
 
歲末年終,開始有點囉唆,絮絮叨叨哩哩硞硞,不管是反省還是檢討,總是整理一下自己的工作與生活,好迎接無法預知的未來。
 
臉書跳出的回顧,這是壽全兄兩年前出8又二分之一 (30週年紀念版) 時,接受北京某雜誌採訪的文章,重讀舊文,依然有新的觸動。必須很遺憾的表示,台灣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媒體沒有記者,從事這樣的採訪與報導了,慎重推薦給三十年後在線上從事音樂工作的年輕人,這堂課絕對值得好好的、仔細的讀一遍。
 
幾個壽全兄提到的觀點,放在今日,更覺意義深遠,比如在文中他認為,音樂,要能留三十年。現在回想,有多少當初排行榜上叱吒一時的歌與人,如今早已沈寂,甚至聲銷跡匿煙消雲散,那麼,之所以能讓一首歌一張專輯留傳三十年的,是什麼?
 
又比如,最近感觸更深的另一句:"這個世界就是,教育制度讓不同基因的人做了不同的事情,積極點的當政治家,呼口號,去改變整個社會秩序,我們這些沒有那麼強勢的人,創作或者寫出心裡話,獲得共鳴,是我們最大的願望。"
 
但是今天,只要打開電視打開網路,各種政治經濟、天文地理,農業醫學、各種社會議題的專家學者評點人,滿坑滿谷猶如瘟疫般蔓延,任何現象,都有一批人跳出來說兩句,多了這麼多出意見的人,但結論是什麼?我們的社會,我們的國家,我們的地球,有比較好嗎?
 
恐怕沒有。
 
我們看政治的亂像,爛多了。
我們看國際的爭戰,爛多了。
我們看環境的污染,爛多了。
 
 
我是十一月一號整理了有關非洲豬瘟的資訊貼文,將近兩個月裡,補充訊息加起來少說二三十篇,有用嗎?二個月後的今天,我很悲觀認為,病毒早已經進到台灣,等著那天爆開而已,我的行為只證明了自己的渺小。
 
我接觸到的,不管是什麼背景黨派信仰,對於大環境幾乎都是無力的,沒有誰憑一己之力改變過什麼,也不是誰的三兩句幹話就能撥雲見日扭轉乾坤。
 
歌詞說:"白色的牆柱,玻璃的黑幕,藏著改變社會的人物。",瞧這「藏」字用得多好,清清楚楚的告訴你,那些天天跳出來站在檯面上嚷嚷的,從不是什麼咖,真正幽冥的,絕對更加潛藏。
 
"創作或者寫出心裡話,獲得共鳴,是我們最大的願望。"
 
那就回歸專業,做自己擅長的事,做自己開心的事,做自己覺得應該做的事。
 
回到那句話,當道理不再是道理,那麼,真的,自己更應該是自己。
(繼續閱讀...)
另開連結前往 RSS 網站
分享社群:
797K< 人生的路不簡單 >by 姜育恆  
【人生的路不簡單】作曲:李壽全 填詞:武雄
 
 
 就好像一座山 那樣高不可攀 人生的路呀 不簡單
 所有的挑戰 都要努力闖一闖 不怕任何阻擋
 
 就好像一條河 那樣深不可測 人生的夢呀 難回頭
 洶湧的逆流 也要堅定別放手 一起勇敢渡過
 
 長路多曲折 往事湧上心頭 幾番風雨花開花又落
 夢想仍執著 那些愛與不捨 都是生命最美的抉擇
 
 相聚的時候 請珍惜所擁有 離別的時候 別忘了曾擁有
 
 作詞:武雄
 譜曲:李壽全
 演唱:姜育恆(<遇恆.牽情> 2018加值版)
 製作:李壽全
 發行:豐華唱片(20181224)
2015年應壽全兄邀稿幫姜育恆寫了幾個歌,收錄在「遇恆.牽情」專輯,之後因為姜育恆的許多專案,陸陸續續寫了幾首,於是出現了這個 2018加值版,除了之前馬來西亞觀光代言歌曲,專輯還收了這首「人生的路不簡單」,這幾年幫壽全兄寫姜育恆的歌,討論過程都充滿了玄機,像是一種沈澱與省思,說是創作溝通,回頭瞧瞧也都是人生的曲折。
(繼續閱讀...)
另開連結前往 RSS 網站
分享社群:
796T< 曖昧林檎 >by 李千那  
【曖昧林檎】作曲:陳建瑋 填詞:武雄
 
 世間遐爾大 到底真心藏佇陀 心內有期待 為何緣分遐爾薄
 一條愛情路 千千萬萬的腳步 對的人攏拄袂著
 並無佮人學 什麼公主彼一套 只要有真愛 不免芳水佮鑽石
 希望風佮雨 毋通擱再來耽誤 阮嘛定定咧祈禱
 有情人緊相招 有情歌鬥相報 有真心較贏曖昧的林檎
 有時陣做陣搖 有時陣相讓步 兩個人合唱美麗上美麗的melo
 有情夢愛相褒 有情話緊宣佈 有決心互相陪伴互相照顧
 踮幸福的大路 予大家聽會著 連眠夢攏會笑
 
 作曲:陳建瑋
 填詞:武雄
 演唱:李千那(查某囡仔)
 編曲:黃宣銘
 製作:陳子鴻
 發行:環球唱片(20181221)
古時候寫歌,跟現代大不同,別的不說,光傢俬就差很多,我最早填詞寫歌時,是靠一台大手提錄放音機,拿到Demo卡帶大概聽熟要開始填詞時,得空出一隻手,一下按播放鍵,一下暫停一下倒帶,反覆聆聽每一個樂句,思索著如何在每個旋律中填進適切的字,那時練就一身聽力,樂句多長,得倒帶幾圈,光聽倒轉的聲音,就能很精準的按下停止鍵,從要開始的定點繼續播放。
後來比較進步了,桌上型錄放音機,終於變成小巧的隨身聽,而等到電腦普及數位化之後,所有的動作都可以用電腦設定,只要自己願意,一個Demo可以根據旋律切成無數檔案,設定成反覆播放,寫完一句換一句,過程肯定不是一種享受。
最麻煩的是,Demo的好壞往往冰火五重天,有時完全是天堂與地獄之別,其問題不在音樂夠不夠新,旋律好不好聽,比如說,有一種山藥作曲人,習慣自彈自唱寫歌,然後,他哼唱的旋律整個黏在一起像山藥一樣牽羹,到底一個樂句要填幾個字,好像都對,好像都不對,這種歌要是寫完有採用,歌手唱的斷句,幾乎沒有一次跟我寫詞時心裡想的斷句是一模一樣的。
而另一種糯米作曲人做的Demo就如沐春風,同樣的動作,他可以把旋律唱得像糯米一樣顆粒分明粒粒皆清楚,音符Q彈的部分,甚至可以判斷,這裡是一個字轉三個音,那裡是三個音得填三個字。
多年來,我手邊累積很多Demo,有些偏愛的,像是鄭華娟,蕭煌奇,我到現在還會聽,不過認真說來,電腦錄音越來越方便之後,收到的Demo往往太過精緻,反而少了古時候那種樂趣。
【Love You More】陳建瑋for李千那demo
上面是2018年,我最喜歡的一個Demo,之前我跟建瑋自己的兩張專輯都有合作,感覺上,那時的歌,可能因為是他自己的專輯,所以聽起Demo相對嚴謹些,而寫給別人就沒有這個心理壓力,唱起來輕鬆帶點作怪的表情,對我來說非常有想像空間。
其實這Demo,最初是阿弟仔給我的,只說了是要給千那的歌,但當時並沒有太積極進行,後來才知道,是歌手跟公司續約的部分還在討論,但是我聽著聽著,越覺得喜歡,就用自己對李千那螢幕上的一些印象,寫了一個詞,交出去之後,自己一忙就忘了。
 
隔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後來確定續約沒談成,也就是說,這案子不會成立了,公司很夠意思的付了我潤筆費,這歌也就耽擱下來了。
有一天網上看到新聞,李千那找來了陳子鴻製作台語專輯,一來過去跟子鴻合作二姐的歌,默契很不錯,二來,對於建瑋這旋律沒寫成歌,我一直耿耿於懷,於是傳個訊息給他,讓他聽聽。
其實第一版的歌詞裡面已經用了曖昧林檎這梗,但不是這歌名,故事內容也比較硬,因為我閱讀到的報導,千那都是比較堅強女子的形象,唯一一次碰面,是在DJ玉霖街角二號熄燈的聚會,並沒有太多的認識,子鴻開完會之後,希望我就把曖昧林檎當重點,讓歌詞在個性之外能更溫柔女性一點。
既然這樣,當然就把曖昧林檎當歌名,林檎雖是古語的蘋果,但很多人可能不知,只會聯想到椎名林檎,而台語蘋果的發音源自日語的りんご,寫成英文Ringo又是披頭四的成員之一,一點小小的錯綜複雜,卻能牽連起古今幾種語言文化之間的聯想,感覺既古老又新潮,我自己很喜歡這個韻腳,也常用,許多字句幾乎都用過,但這次突破了過去常用字,除了日語發音的りんご,祈禱這個很華語的詞,其實台語很少入歌,我印象中,只有台北迎城隍這首老歌中用過,而從英文旋律一字簡化而來的「Melo」,在音樂圈內常用,則幾乎沒有入歌的印象。
蘋果的隱喻很深,伊甸園的禁果是蘋果,牛頓的地心引力是蘋果,威廉泰爾的箭靶是頭上的蘋果,白雪公主一口咬下的毒蘋果,讓醫生沒生意的蘋果,賈伯斯的蘋果,八卦媒體的蘋果,嚴格想來,世上能像蘋果這樣占據版面的水果,還真的沒幾樣。
種種天花亂墜,回過頭來,其實喜歡一個人,哪需要那麼多曖昧,用真心換蘋果,會有更好的結果。
(繼續閱讀...)
另開連結前往 RSS 網站
分享社群:

瀏覽更多


載入中....